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主題樂園功夫形象設計

發布時間:2020-05-28   |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分析并研究李小龍及其功夫形象,構建具有佛山特色的李小龍名人旅游故事和話題,不斷發展李小龍功夫形象演繹新機制,形成功夫文化轉譯設計的理論的深度和廣度。通過融合敘事學在“如何講故事”和“如何敘事故事”兩個層面的研究,挖掘出其在敘事設計的重要意義,在對李小龍主題樂園功夫形象的研究中,進一步推演出李小龍功夫形象的敘事設計的構建路徑。就李小龍主題樂園功夫形象敘事設計的本質來說,是一種信息傳達,其是在李小龍主題樂園空間中的參觀者和功夫形象表達的相互作用下,通過“中華武術傳播者”主題故事,“術”“道”“傳”“哲人”四個敘事情節的故事內容,轉譯為多種敘事展示手段的路徑構建,以實現敘事設計對李小龍主題樂園功夫形象設計的進一步拓展和延伸。

主題樂園功夫形象設計

  關鍵詞:李小龍;功夫形象;融合敘事學;敘事設計

  近年來,名人旅游資源越來越受到關注,因為從旅游者的角度看,有濃厚的歷史文化內涵的名人具有超越教科書的認知功能、教育功能和審美功能。名人旅游開發就是變名人資源為旅游資本,將潛在的價值轉化為實際的經濟價值,因為名人或代表了一個時代,或代表了一種文化的特征,他們是歷史的縮影和文明的標志。李小龍是佛山最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名人之一。香港的星光大道為李小龍樹立銅像,歐洲的波斯尼亞也建立了李小龍廣場,成為國內外萬千游客朝圣的圣地。而位于李小龍祖籍的佛山順德均安鎮的李小龍主題樂園,占地面積多達1750畝,投資超過億元,內設有李小龍紀念場館、李小龍國際會議中心、李小龍文武學院、礦泉理療度假酒店、生態濕地公園與濕地研究中心等項目。通過圖片、文字、紀念品以及他的練功服、練功器械、電影VCD、雕塑、電影場景等展示了李小龍的生平。雖有多達3.7萬平方米的展示面積和高達18.8米高的巨型李小龍雕像,可并未能引起人們爭先游玩、關注、創造話題的引子,卻落得默默無名,慘淡經營來形容。究其原因,佛山李小龍主題樂園設計理念和表現手法滯后,李小龍功夫形象未能有效的演繹展示和塑造。功夫主題形象不明確、故事的情節表達平淡無奇,過于追求表面形式效果,使李小龍形象的展示趨于表象化,忽略了李小龍作為國際功夫巨星的表達。另外,由于“復制式”的設計模式,忽略了李小龍功夫形象的體驗表達,限制了主客體之間的情感互動。面對這些質疑,李小龍樂園應當更多強調公眾知情權,通過李小龍功夫形象的設計,沉浸式的情節體驗設計,使參觀者樂在其中游玩,進而加深對李小龍功夫符號的印象,從而銘記李小龍功夫故事及功夫形象表達的意義,進而創造佛山特有李小龍功夫形象話題。

  1融合敘事學理論的內涵

  “敘事學”一詞于1969年由托多羅夫最先提出,它是一門研究敘事理論的學科。根據杰拉德·普林斯編撰的《敘事學辭典》中,有關于敘事的概念闡釋,存在著兩個不同的觀點,其一是多羅夫的觀點,認為敘事學所研究的內容是關于敘事的本質、形式和功能等,其敘事的媒介不是主要的,重點是研究故事敘事的表述方式,或稱為故事的結構。其二是是熱拉爾·熱奈特的觀點,認為敘事應該聚焦于敘事話語的研究,而不是在故事本身。關于故事的概念,故事要求情節具有連續性和完整性的特點,并且強調故事情節內容具有易于理解和生動的特征。敘事學中,關于故事的爭論,存在著兩種觀點,一種是無視故事,重點在于研究故事的話語層的表述方法。另一種是注重故事的結構特征,研究如何表述故事。融合的敘事學在其發展中,融合了敘事的兩個層面內容,即“如何講故事”和“如何表述故事”,以此來推演敘事的構建及其表達。因此,李小龍主題樂園的功夫形象的敘事性及其話題有效傳達給讀者,不僅僅只是表面上的表達,而是要先構建出李小龍功夫形象的故事,對于李小龍的功夫形象設計,需要對其進行深刻的挖掘,包括李小龍的生平事跡、功夫理念、功夫招式等,并進行提煉升華成具有代表性的故事內容,再是運用多種符合敘事內容的表現形式呈現李小龍功夫形象。

  2李小龍功夫形象的元素挖掘

  中國功夫是中國文化的典型代表,是中國文化走向國際的重要載體。李小龍通過電影銀幕,讓中國的“KUNGFU”(功夫)享譽全球。他的名字成了功夫電影,甚至是中國武術的象征。他提升了中國香港、全世界的中國僑民以及新中國的國際形象和世界地位,他已經成為一個國際化的符號,具有不可估量的國際品牌價值。功夫巨星李小龍,在離世近半世紀后,依舊保持著強大的文化影響力和輻射力,神話般地存在于東西方影迷圈以及學術研究界。據《李小龍傳奇》策劃人秦瑞明研究表明,在中國的李小龍迷超過1000萬,而全世界的李小龍迷超過1億。“李小龍話題”經久不衰,據有關方面估計,目前李小龍品牌價值已超過了10億美元,將它嫁接到旅游、影視、出版、商品生產等產業中去,其巨大經濟收益將不可估量。中西方學者從各自的視域出發,運用了不同的理論解讀方法,各自建構出了差異化的李小龍形象。但作為李小龍祖籍(佛山市順德區均安鎮)的佛山,對李小龍的研究卻未引起足夠的重視,更未能巧妙的借用李小龍的國際影響力,來提升佛山城市的國際知名度。作為李小龍祖籍地的佛山學者,本研究將從梳理中西方對李小龍差異化的解讀闡釋,結合佛山地域文化的表達,構建屬于佛山特有屬性的李小龍形象塑造研究。

  3李小龍主題樂園功夫形象的敘事構建

  從融合敘事學的角度出發,以設計師和游客視角切入,敘事要從故事層和話語層進行構建,首先構建故事內容,再以故事內容為文本,進行敘事轉譯表達。故事層即敘事文本,包括主題提煉、故事情節及微觀情節內容,主題則是其核心。話語層則是對故事文本的敘事轉譯,包括敘事編排設計及敘事轉譯設計的應用(圖1)。李小龍主題樂園功夫形象的設計,首先是確認李小龍功夫形象主題,使敘事作品“形散而神不散”。完整的敘事作品,往往需要由主題來統領敘事的內容,故事情節的開展,為了表現與烘托主題。功夫是李小龍標志性的特征,并且中國功夫通過李小龍而揚名世界。據此,以李小龍“中華武術傳播者”作為功夫形象設計主題,能夠為游客所認知和理解,并且統籌相關的情節編排。以李小龍“中華武術傳播者”主題研究為核心,篩選李小龍人生歷程的四個主要時期的四個特點:“術”“道”“傳”“哲人”為主要故事情節。通過所對應的情節演繹研究:“術”——追求功夫技能、“道”——追求武道精神、“傳”——傳播中華武術,“哲人”——升華為武道哲學家,四個有張力的故事情節研究,使得每一次情節節點都成為主題“中華武術傳播者”的演繹(圖2)。3.1提煉“術”——追求技能造詣的功夫形象,轉譯為三維的空間形態研究。“術”,主要呈現李小龍開始步入功夫的正統訓練。李小龍自幼身體孱弱,其父為了兒子體魄強壯,在他7歲時開始教其習武。期間李小龍練過多種拳種,16歲時拜師葉問,成為門徒,學習詠春拳等。且逐步形成了李小龍的功夫技術理念,包括:中線理念、寸勁理念、放松理念、平衡理念、距離理念。追求技能造詣功夫形象,更多的是體現在具體功夫形態元素,且不僅在二維平面上呈現,還應轉譯為三維空間造型。三維空間不僅記錄時間,也占據空間,是人類在時空縱橫交錯中存在的真實證明。功夫形象在空間中的存在,主要通過將功夫形態轉譯為具體的三維空間造型,以李小龍主題樂園的空間序列、景觀空間節點、空間展示作為載體進行設計展現。如,包括功夫形象在空間序列中的整體布局、節點空間的形態呈現、空間展示區域傳播等內容,同時,結合參觀者的互動體驗等形式。3.2提煉“道”——追求武道精神的主題,深化為沉浸式的功夫形象體驗研究。“道”,主要呈現李小龍留學美國時的武道精神追求。1959年家人決定將李小龍送往出生地美國,其開始勤工儉學,并順利考入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主修哲學。在讀大二時,李小龍租用了校園的一個停車場角落,掛起了“振藩國術館”的牌子,開傳授武術,至此他“要將中國功夫寫進英文字典”的夢想。經過自身長期不斷的摸索和實踐,開始用哲學的思維融入到中國武術體系,在武學的道路上博采眾長,細心的鉆研。李小龍的武道精神理念,具有四個主要特點,包括: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簡單即效率,簡單即實用;猶如水性,道法自然;注重精神訓練,調動人體潛能。追求武道精神功夫形象,更多的是體現在較為抽象層面的形態元素,因此,將李小龍的功夫形象轉譯為沉浸式的展示體驗。通過將武道精神的理念置換為符號元素,結合信息技術的沉浸式體驗,使參觀者在體驗認知時,能夠在符號的所指層面,領會武道精神的功夫形象。3.3提煉“傳”——傳播中華武術的功夫形象,轉譯為多媒介的聯動演繹研究。“傳”,主要呈現李小龍通過功夫電影進行中華武術的傳播。功夫電影,這在那個時代的美國是從未被涉足的領域。李小龍將自己獨到的哲學思想和精湛的中國功夫,通過最直觀最具視覺沖性的功夫電影來表現給世人看,且后來回香港,通過自導自演的電影,將功夫傳播的更多廣闊。傳播中華武術功夫形象,體現在平面式的電影媒介的有效傳播,據此可以通過多種媒介,將李小龍的功夫電影轉譯為不同媒介的功夫形態。因此主要從多媒體、象征符號展示、參與互動進行考察和對功夫形象的再設計研究。3.4提煉“哲人”——武道哲學,升華為沉浸式的武道精神空間體驗設計研究。“哲人”,主要呈現李小龍對功夫追求的升華階段。到了李小龍生命的最后階段,他又上升為一個武道精神的探索者,他對武術的精神、哲學層面的著迷是他最為可貴的品質之一。李小龍是真正地文武雙全、文武一體的武術家[7]。李小龍不但武藝精湛,而且其武學思想、哲學修養以及文學功底令人贊嘆。李小龍對功夫的哲學理念主要包括:“像水一樣”論述、“指月說”論述等。由于李小龍的這種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讓他成為了“現象級”符號,他的名字也成為“勵志”和“傳奇”的轉喻,成為在時間軸線中不滅的精神。升華為武道哲學的功夫形象,更多的是體現在哲學層面,同時也具備著一定的象征要素,因此,通過對李小龍武道哲學的研究,將其轉譯為能夠讓參觀者參與其中,身心體驗的空間設計研究。

  4結語

  隨著信息化發展和大眾體驗需求的不斷提高,李小龍主題樂園功夫形象不應只停留在傳統靜態呈現的物質層面,而是應該發揮李小龍功夫形象設計自身的主體作用,通過李小龍功夫形象的設計,沉浸式的情節體驗設計,構建李小龍功夫形象演繹新機制,形成功夫文化轉譯設計的新理論。使參觀者樂在其中,進而加深對李小龍功夫符號的印象,從而銘記李小龍功夫故事及功夫形象表達的意義,進而創造佛山特有李小龍功夫形象話題,創新佛山李小龍主題樂園新形象,打造功夫文化轉譯新符號。

  參考文獻:

  [1]張俊竹.從符號學的視野看展示形態語義設計[J].美術學報,2016(02):107-111.

  [2]張俊竹.展示唯物性與主題性的設計探索[J].中國藝術,2016(04):150-151.

  [3]劉雪寧,黃圣游.符號學在建筑設計中的應用研究[J].家具與室內裝飾,2019(01):100-101.

  [4]劉琦,鄒昊陽.重構感知的空間敘事分析——以“四胞胎之家”改造項目為例[J].家具與室內裝飾,2017(10):90-95.

  [5]馬秀杰,姜傳銀,PaulBowman.李小龍的文化遺產——第四屆國際武術論壇(英國卡迪夫大學)學術綜述[J].體育與科學,2018,39(05):13-18.

  [6]姚朝文.“功夫之王”李小龍的佛山文化基因[J].佛山科學技術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34(03):21-26.

  [7]陳新,張俊,鄭智鵬,等.便攜式可變形桌椅的設計[J].林產工業,2018,45(10):58-62.

  作者:蘇鏡科 張俊竹 單位:順德職業技術學院設計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208998.tw/wenxuelw/21656.html

    上一篇:茶文化產業發展與建議
    下一篇:文物保護工作問題與解決對策

    锦牛网